思想不息 纸媒不死
来源:铜仁项目部 作者:蔡 玲   时间:2019-04-11  点击量:   
【字体:

近日,听闻《成都晚报》也休刊了,不禁令人唏嘘。联想到不久前全国各地部分报刊乃至有国家级报刊停刊休刊的报道,给人感觉在网络时代,传统纸媒已经日渐式微了,“日落西山”了,有一种要被时代淘汰的节奏。但是,我想说,“思想不息,纸媒不死”。

记得前年去香港游玩时,在公共交通上看到许多手里拿着小本的书籍,或是怀揣报纸,在形色的喧闹中安静阅读的人,这样的场景给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我的平常生活里,看到的更多的却是低头看着手中的手机的朋友们。去年在去项目部的动车上,我打开随身携带的书,说实话这种行为给我带来一种久违的忐忑感。打开书的那一刻,我感到周围的人向我投来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目光,但身旁仍然坐着低头看手机的人们。下车后,我不仅觉得这段时间过得比往常要快一些,也觉得碎片化阅读带给我的感受更加明朗,重拾纸质书本的感觉,对我来说真的非常微妙。

智能化的网络时代在新世纪的飞速发展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传统的阅读方式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被冲击,也是时代带来的必然变化。阅读的介质从来都不仅限于纸张。竹简,石刻,丝帛都曾是它的载体。回忆读书求学之时,宿舍里斜靠着被子,手里捧着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发端沾染了油墨的书香,宁静了午后的蝉噪。现在,女儿也已长大,在大学里积极参加社团活动,前段时间她参与了一项推广公益阅读的活动,回来后谈了一些感想:她已经不知道这个阅读群体除了知识分子还会依附在哪里了。现在的人对纸媒、对传统阅读方式的摒弃,让她感到心伤。电子书、新媒体有它能做的事,但也有它永远无法企及的事,就像美人用肉眼看和用镜头看感觉不同,观看的方式本身就决定了自身看到的东西,阅读也如此。有些东西就应该沉淀在纸张之间,被装订被保留,有的时候触摸到纸张都觉得那是一种生命的存在,一种深层次的情感传达;而那些看过就删的则是快餐文化。值得保留的自然是思想和心情。

听了女儿的一番感慨,在欣喜孩子长大了、有了独立思考的意识的同时,我也在问自己:纸质书籍面临的是消亡还是重生?这真的很难说。但我认为,经典之所以被称之为经典,都是有一定原因在那里的。这不是载体、方式和时间能够测量得到的,就如同易中天说过的,电子书永远替代不了纸质书,就像满汉全席能用塑料盘子装么?

我仍旧坚定地相信,无论时代如何发展,电子技术如何发达,都不可能将纸质书籍挤出历史舞台,传统的阅读方式也将永远传承,“思想不息,纸媒不死”。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